hg0088

平凡與掙扎

點擊數:    |    加入時間:2019-04-10

平凡與掙扎

遠山

hg0088名字是個體區別于他人的最初的標志,我理解的所謂無名者是那些名字似乎不重要的普通人,無名之輩的悲哀大概是不同的名字之下是一樣的模糊的面孔,他們處在大眾焦點的盲區,存在與否在大背景下顯的并不重要,《無名之輩》的背景不是在光鮮亮麗的大城市,而是在西南邊陲小鎮,一樣是傳統視角所忽視的地方。

導演饒曉志拍攝這部電影的初衷是因為有一次在飛機上聽了堯十三的歌曲《瞎子》有了鄉愁,因此想做一部和家鄉有關的電影,于是發生了一個從中國西南部一個山水環繞小城的故事。一部描寫鄉愁的片子,卻充滿了殘酷和生活的辛酸,與西南部山水風光相映襯的是西南的生活也不容易。只能說明或許在主流話語所忽視的地方,家鄉就是這般殘酷與破落,與田園山水風光共存的是艱難的生活和普通謀生的希望。

電影本意想用西南地區人民特有的樂觀方式來對待生活的難處,我理解電影表達的技巧,但不贊同“用生活的樂觀來對待生活的難處”這種解釋,更覺得這種黑色喜劇是一種技巧而非情感寫照,雖然大家都在努力的生活,但是在故事的大結局或多或少每個人都有得到,黑色的生活背景下每個人都得到了什么,也算是圓滿,現實的生活處境可能沒有這么的好運。

hg0088電影的主角馬先勇,對這個人物的定位是“生活窘迫、處境落魄的潑皮保安”,性格的潑更多是生活的無奈,馬先勇做協警的時候在電影中只是一瞬的表達,但是當時這個人的精氣神與他做保安的精氣神十分不同。如果有選擇,誰愿意低三下四,低眉順眼,誰不想有尊嚴的活著,生活的殘酷往往在于剝離人應該擁有的生存的尊嚴感。種因得果,本質上他不算無辜,但是多少令人有些不忍,這個人設的成功或許在于他的不屈和努力生活。馬先因為自己的醉酒車禍生活跌入泥潭,他的自我掙扎和積極爭取是讓生活慢慢慢慢回到正軌。

證明自己似乎是這部劇中兩個男人的主要動機,想成為協警的保安——馬先勇,通過爭取和證明給自己尋找機會;另一個男人,悍匪胡廣生,他的掙扎或許是在沒有希望的生活中闖出個名堂。

hg0088胡廣生有著敏感的自尊心,一個人越沒有自我的時候越渴望證明自己的時候,越容易被激起,悍匪胡廣生的悍大概源于他性格中的“不悍”。這個男人表面張狂,實則脆弱的多。先持槍搶一個手機店,然后“一步一個腳印,做大做強”,眼鏡胡廣生想著像做生意一樣越做越大,大概不單純是錢的因素,大概還有一股勁,一種讓別人瞧瞧的勁兒,就像由“眼鏡蛇”而來的“眼鏡”的名字一樣,他骨子里是喜歡被稱贊的。他想出名,想上電視,想當大哥,想干大事引起別人對自己重視。可是也正向激烈處“眼鏡”名字揭露的一樣,這只是虛假,最開始胡廣生表現的就是一個十分怕疼的人,想做大哥的人往往對自己也是也狠的下手,他并沒有大哥的隱忍和狠勁兒。這個悍匪的張狂和野蠻只是虛張聲勢,歸根到底,他是個不太“硬氣”的人,所以最后處即使是煙火也能讓他嚇的錯放槍聲。

hg0088就像有人想用自殺引起關注一樣,不同的人,對生活絕望,有的人選擇的方式是服藥,而另外有人選擇了跳樓,以一種更慘烈更血腥,對他人難受,對自己也有深刻痛感的方式進行,不單是絕望,還有恨和一口咽不下的氣,這口氣包含了什么,因人而異,但一定有著堆積而成的情緒。胡廣生的搶劫,是不是有這樣的一口氣在。

眼鏡一直想讓別人瞧瞧,所以這個男人在電視中報道的“史上最蠢的劫匪”不僅是生氣,更像是自己沒有底氣的地方被人嘲笑和提起。輕易被激怒,并不只是電視上短暫的鏡頭,更像是屏幕之外更廣闊的生活埋下了導火線,電影之外這個男人經歷的遭遇醞釀而成了屏幕上噴薄的火山。

對眼鏡和大頭甚至是馬先勇說,生活所賦予他們的不是溫暖和希望,如果有遇見的生活的改善,眼鏡和大頭不會去搶劫,馬先勇不會連女兒2000塊錢的學費都拿不出。更甚者在這樣的生活中,尊嚴和價值無處尋覓?馬先勇的女兒、妹妹不待見他,工作不僅沒有改善反而因為老板跑路更加尷尬。人立于事都需要存在感,存在感在某種意義上帶來的也是幸福感,存在感一定要通過一些事件來完成,一旦剝離,便是人生繼續的一大阻礙,沒有可實現的人生,很難有站得起的尊嚴,即使對自己來說,你有什么理由說服自己你的存在是有價值的,是值得驕傲的呢?

只是是怎樣的不甘、怎樣的想證明自己、是怎樣的走投無路,才會想用搶劫的方式呢,是怎樣的無望呢,一切的路都堵死了吧,馬先勇也是救贖和自我證明,他是艱難的尋找槍的下落,通過立功來擺脫困境,可怕在于胡廣生或許連這樣的機會都沒有,讓他通過搶劫這樣的方式來證明自己,走得進的城市,融不進的城市,大哥也不好當。

hg0088他的形象重疊于無數的鄉村里走出的青年身上,想改變命運,想獲取生活的尊嚴,卻用一種極端的方式去找尋自己的尊嚴,結果被生活進一步無情的擊打,胡廣生所帶來的笑點恰恰是他生命的悲哀。這個世界上有一些工作是沒有尊嚴的,比如保安、坐臺女,即使他們想改變,格局和差距已經將他們限定在沒有尊嚴的崗位上,可怕的是有些人注定只能囿于一些崗位,沒有機緣與改變。

hg0088馬先勇也是在底層徘徊的人,他也想用事情來證明自己,讓因為車禍塌陷的生活活到正軌,有些東西無法挽回,有些事情還有改變的機會。妻子去世,妹妹截癱,女兒敵視,失去工作,因為他酒后的車禍,生活整個顛覆,只是在沉淪和掙扎之中別無他法,在他無比窘迫的時候,搶劫、持槍事件,反而給了他一個契機,讓他去展現一個協警的特質,證明自己,重回希望。此點上馬先勇困境上更好一些,眼鏡和大頭的搶劫最終甚至成全了馬先勇的“英雄夢”。當然,犯錯就是要受罰的,種因得果。當天臺的煙花在故事結束布滿夜空,是胡廣生的淚,是馬先勇的欣慰,說不清是悲是喜,如果能好好生活,千萬別走錯一步。

在每個人這樣慘淡的人生中,一場鬧劇之后,最后還是有一絲圓滿——“眼鏡和馬嘉祺給各自的人生帶來希望;老馬沒有落選輔警,得到了妹妹和女兒諒解;真真和大頭不是在愛里互相傷害,而是相互保護;高翔和拋棄的父親在一場打斗中實現了諒解。”即使是在負重中使勁前行,但是在掙扎之中,最終沒有被拋棄。馬先勇,馬嘉旗和眼鏡最后都得到了或者放下了自己所執著追求的那份尊嚴。

這個故事的圓滿是通過善良和愛推動的,據說在故事的最后,胡廣生在監獄中每天練習護理技術,而馬嘉祺經常到監獄看他,“我想要和你走剩下的路”,他們倆人都找到繼續的價值了。有共同經歷和遭遇的人更容易產生共鳴和感情,內心善良的人在苦難中遇到,更能理解對方,兩個苦難者的惺惺相惜,成了彼此殘酷生活中的月光,讓苦痛的生活有了點綴。生活那么苦,但是只要些許的甜就能讓人堅持下去,對大多數人來說,所希冀和祈求的沒有那么多呀,特別是那些擁有的少的人,一點點甜就能成全生命的陽光。

hg0088雖然是一點安慰,但是小人物們并沒有通過自己的努力或者是主角的光環,突然飛黃騰達改變命運所賦予的不公和不幸,橫亙在他們面前的依舊是漫長又艱難的歲月,現實如此。但總之靠著自己的奮斗掙扎還是給自己博來了另一片天。

真實的生活,對大多數人來說,大家都是那些說不出名字的平凡人,或者說,蕓蕓眾生,我們的人生總結起來的時候并沒有特別的不同,沒有被生活特別的優待,身上有不幸、有枷鎖,有軟肋,堅硬的殼之下隱藏的是內心的柔軟,虛張聲勢、張牙舞爪往往都是自身對世界的防備。平凡的大多數人都是苦中作樂的努力著,在艱難的生活中尋找生命的光芒,“今生的苦痛和曲折,不要害怕,不要逃避,有我陪你一同面對”,在相互取暖中,相互陪伴中,看到各自的生命確幸、人間值得,模糊背景之下,有人在自己的生命中各自閃耀。

(作者為人文與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學生)

編輯:hg0088

打印
分享
更多新聞
08 月
19
08 月
19
08 月
15
08 月
14
08 月
04
08 月
03
08 月
02
08 月
02
幸运飞艇的最稳打法